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狮城清风

五朝廉吏王翱

来源:沧州市纪委监委   发布日期:2019-07-23 15:43:56

 

 

王翱

王翱(áo)(1384年3月4日-1467年12月2日),字九皋,盐山(今河北省沧州市孟村回族自治县新县镇王帽圈村)人。永乐十三年(1415年)进士,授大理寺左寺正,左迁为行人,宣德初年擢御史。英宗即位,升任右佥都御史,出镇江西,惩贪治奸。 正统七年1442年)冬受命督辽东军务,景泰四年(1453年)起任吏部尚书(1453年—1467年)辅佐王直1453年—1457年)。英宗复辟后续任,为英宗所重,称其为“老王”、“先生”而不称其名,累加至太子太保。一生历仕七朝,辅佐六帝,刚明廉直。成化三年(1467年),王翱逝世,享年八十四岁,获赠太保,谥号忠肃。《皇明经世文编》有《王忠肃公奏疏》。

 逸事三则

  (一)王翱请客 

古人云:“ 守身如玉当 慎初”。身为朝廷命官,王翱始终不忘这句古训。 
  王翱从小家贫,年幼时受到过许多 父老乡亲的帮助。做官不忘 故乡情,王翱想请请众乡亲。乡亲们像过年一样,换上干净衣服来到王翱家作客。都说“王翱小子有良心,当官不忘穷乡亲。今儿个总算借王翱的光, 开开眼界,开开胃口了”。终于开席了,先上了一桌子 北京西山的“一兜蜜”大红柿子。这 穷乡僻壤很少吃到柿子,大家都忘了礼让,只听见排山倒海、呼啸 龙吟的吃柿子的声音。 其中有个叫王二噶古的,却只吃了一个柿子——他等着吃下面的 山珍海味呢。可是柿子吃完了,天都快黑了,却连一个冒着热气的菜也没等来,更别说什么山珍海味、珍贵名酒了。大家私下里议论开了:“做了大官还那么小气,真扫兴!”王二噶古只吃了一个柿子,心里更是不甘:“甭看对大伙这样,他自己还不知吃什么山珍海味、 燕窝鱼翅呢。我倒要你家看到底吃什么饭”。第二天早饭时候,二噶古装着串门到王翱家,一进门,“哧”的一声,衣裳挂在了破损的门板上,扯了一大块;接着进屋,“梆”的一声,额头又碰在了上底矮的门框上,疼出一身汗。再一看王翱吃的,高粱窝头 玉米粥,大葱抹酱腌咸菜,这不还是庄稼饭嘛。再看王翱吃得满脑袋是汗,还不住的尽让。二噶古觉得胡猜疑对不住王翱,有些不自在,一动弹,“叭叽”一声,摔了个腚呱子。原来椅子有两根腿是叫木 橛子顶住的。二嘎古一出王翱家的门,人们就都知道了:王翱是个清官,和咱老百姓一样穷。 
  (二) 跑马圈地 
  王翱出身贫苦,他的“ 草根情结”使他居庙堂之高也有着心系天下苍生的心怀。 
   黄骅县 ( 古属盐山 ) 羊三木村东有一块方圆不到二、三百米的碱疙瘩地,叫“ 天官地”,这里是近海 滩涂的荒碱野洼,常年寸草不生,王翱“跑马圈地”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王翱 文韬武略,为大明 江山和 黎民百姓立下汗马功劳,被皇上封为“吏部天官”。回到家里,全家老幼欢天喜地;王翱却 心事重重, 愁容满面。令一家人好生纳闷。原来,皇上不光给王翱封官,还封地。赐给他一匹枣红骏马,让他扬鞭打马,跑到哪里就归他占有。封地会给百姓增加负担;不从,又属抗旨不遵, 忤逆犯上。 常言道:“穷人三件宝, 丑妻薄地破棉袄”,土地,那可是百姓的 命根子啊!王翱本 庄稼汉出身,得了 高官厚禄,怎能忘了受穷的百姓?左右为难,紧锁眉头, 倒剪双手,在厅内 踱来踱去,以至彻夜未眠。 
  第二天,王翱备百丈长绳,骑着御赐 高头大马,到了不见兔子不见獾的盐山大碱洼。盐山本是苦海沿边,遍地盐碱,羊三木一带更是不毛之地,到处白茫茫一片。多少年来,这里流传着一首歌谣:“野洼数百里,一望尽荒凉。千里 盐碱地,饿死兔和狼”。 
  王翱在羊三木下了马,命人楔一铁橛,用长绳拴上 马缰,照着马屁股啪啪两鞭子,那骏马扬鬃奋蹄,围着铁橛飞跑起来。老百姓见了不知干什么,便问 差役,差役说:“王天官让跑马拣 ( 碱 ) 地哩”从此,黎民百姓更加钦佩王翱了。 
  后来,王翱随皇上巡视到盐山。皇上见遍地盐碱,如同霜雪,到处是 黄须菜,小狗棵,很少有庄稼。到了王帽圈村,见王翱的房舍简陋破旧,土房土屋,连砖都没有,房上还没梁。皇上很吃惊,指着房顶子说:“老爱卿,你这没有梁(粮) ? ”王翱听了,灵机一动,赶紧叩头道:“ 谢主隆恩。盐山苦海沿边,不生五谷,谢万岁免征钱粮。”皇帝见王翱机智,此地又确实贫困,就答应从今免征此地钱粮。 
  (三) 寸步不让 
  《 明史》本传说:"翱在 铨部(吏部),谢绝请谒,公余恒宿直庐,非岁时 朔望谒先祠,未尝归私第”。为了谢绝请托、秉公办事,王翱甚至住在了公署,常年不回家。所以在他任职期间,“门无私谒,权势请托不敢行”。 
  《 记王忠肃公翱三事》中记载了这样两件事: 
  王翱只有一女,许配贾杰为妻。贾杰在京城附近做一小官,王翱夫人十分疼爱女儿,常常打发人去接女儿来家住住。每次去接,贾杰总不让走,还埋怨说:“如果调我到京城,你们母女就可以天天在一起。岳父身为吏部之长,手里掌着调派大权,调我 易如反掌,连这点小事都不办,你也就别想回家了。”王翱的女儿也无办法,于是给老母亲捎了信去。 
   中秋佳节,月明星稀,王翱全家老幼在院中纳凉赏月。王夫人殷勤备至,“置酒跪白公”。王翱竟“大怒,取案上器击伤夫人”而且王翱竟十多天住在公署没回家。女婿贾杰始终没有调进京城。 
  王翱的孙子 王辉乖巧伶俐,很得爷爷喜欢。一天,王翱正在书房看书,忽然王辉推门进来,高兴地说:“爷爷,我要参加秋试。”说着,拿出官方印的试卷交给王翱。王翱拿着试卷皱起眉头,心想:阿辉没念几天书,仗着自己的声望入了太学,现在考场弊端很多,想到这里严肃地说:“阿辉,你确有真才实学,我怎么能埋没你的才学 ? 可的书底儿我还不知道吗,若遇到糊涂主考官,你考取了,却误了另一个穷秀才的前程。你吃得好穿得暖,何必强所不能呢 ? 还是别考了。”说着将试卷给烧了。望着腾起的火焰,当爷爷的还不忘唠叨几句:“堂堂正正,诚实正直才是 七尺男儿的本色,才能让人觉得至尊崇高!” 
  ----在原则面前,王翱对家人简直达到了寸步不让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