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狮城清风

一代文宗纪晓岚的家书家训

来源:沧州市纪委监委   发布日期:2019-07-23 15:20:06

 

 

纪昀(1724-1805),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清代文学家。直隶献县崔尔庄(今隶属河北省沧县崔尔庄镇)人。生于清雍正二年(1724年)六月份,卒于嘉庆十年(1805年)二月,历雍正、乾隆、嘉庆三朝,享年八十二岁。乾隆年间进士,四岁开始启蒙读书,十一岁随父入京,二十一岁中秀才,三十一岁考中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曾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撰写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嘉庆帝御赐碑文),故卒后谥号文达,乡里世称文达公。代表作品《阅微草堂笔记》以记述狐鬼故事、奇特见闻为主,是以笔记形式写成的志怪小说。

 

纪晓岚家书

寄内子论教子书   

父母同负教育子女责任,今我寄旅京华,义方之教,责在尔躬。而妇女心性,偏爱者多,殊不知爱之不以其道,反足以害之焉。其道维何?约言之有“四戒”“四宜”:一戒晏起,二戒懒惰,三戒奢华,四戒骄傲。既守四戒,又须规以四宜:一宜勤读,二宜敬师,三宜爱众,四宜慎食。以上八则,为教子之金科玉津,尔宜铭诸肺腑,时时以之教诲三子。虽仅十六字,浑括无穷,尔宜细细领会,后辈之成功立业,尽在其中焉。书不一一,容后续告。

 

训诸子书

余家托赖祖宗积德,始能子孙累代居官,惟我禄秩最高。自问学业未进,天爵未修,竟得位居宗伯,只恐累代积福,至余发泄尽矣!所以居下位时,放浪形骸,不修边幅,官阶日益进,心忧日益深。古语不云乎?跻愈高者陷愈深。居恒用是兢兢,自奉日守节俭,非宴客不食海味,非祭祀不许杀生。余年过知命,位列尚书,禄寿亦云厚矣,不必再事戒杀修善,盖为子孙留些余地耳。

尝见世禄之家,其盛焉位高势重,生杀予夺,率意妄行,固一世之雄也。及其衰焉,其子若孙,始则狂赌滥嫖,终则卧草乞丐,乃父之尊荣安在哉?此非余故作危言以耸听,吾昔年所购之钱氏旧宅,今已改作吾宗祠者,近闻钱氏子已流为叫花,其父不是曾为显宦者乎?     

尔辈睹之,宜作前车之鉴。勿持傲谩,勿尚奢华,遇贫苦者宜赒恤之,并宜服劳。吾特购良田百亩,雇工种植,欲使尔等随时学稼,将来得为安分农民,便是余之肖子。纪氏之鬼,永不馁矣!尔等勿谓春耕夏苗、胼手胝足,乃属贱丈夫之事,可知农居四民之首,士为四民之末。农夫披星戴月,竭全力以养天下之人,世无农夫,人皆饿死,乌可贱视之乎?戒之戒之!

          

纪晓岚家训

“纪氏家训”内容丰富,表现修身、治学、清廉、处事等方面:为官治学,纪晓岚在《四库全书》总纂官的位置上力求严谨,恪尽职守;教育子女,他深谙“爱之不以其道,反足以害之焉”的道理,给纪氏后人留下了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纪氏家训代代相传,是纪氏家族为人处世、安身立命的重要凭据。

“守正规直”是纪氏家训中对修身最基本的要求,“四戒”“四宜”凝聚着纪晓岚的人生哲学,言虽质朴却蕴藉深意。家训包含修身、勤学、清廉等多个方面,寄托着纪晓岚对子孙后代的殷切期望,并以此教导纪氏后人遵从规矩做人、勤勉治学、清廉为官、淡泊自持的准则。

 

论修身

”和“直”是尺子的两个标准,比喻做人做事既要像尺子一样正直,又要恪守准则和规范。

尺在心中,量人也量己;尺在身内,量得又量失。只有自己正直,才能去丈量别人;只有自己首先遵守规矩,才能对别人提出要求。在铭文中,纪晓岚将尺子作为立身范世的标杆,将刚正率直、严守规矩作为理想的人格追求,以此来告诫子孙后代。

 

论清廉

“贫莫断书香,富莫入盐行,贱莫当奴役,贵莫贪贿赃。”这是纪晓岚留给子孙后代的家训 。

即使家境贫困也不要让后代失学,不能放弃读书、放弃知识;即使富贵了也不能为所欲为、做损人利己之事,特别是不能贪污受贿,要保持自己高尚的人格。

纪晓岚出生于书香世家,是当时统领文坛的大学者,同时一生为官廉洁、关心民间疾苦,是立身醇谨的清廉朝臣,“莫断书香”“莫贪贿赃”的遗训对后世也有很大影响。

 

论教子

其道维何?约言之有四戒四宜:一戒晏起,二戒懒惰,三戒奢华,四戒骄傲。既守四戒,又须规以四宜:一宜勤读,二宜敬师,三宜爱众,四宜慎食。                        ——摘自纪晓岚家书《寄内子》

教育孩子应有哪些原则呢?简单地说有“四戒四宜”:一不准贪睡;二不准懒惰;三不准奢华浪费;四不准骄傲。既要遵守四戒,又要规劝四宜:一要勤奋用功,多读圣贤书;二要尊师重道,才能学有所成;三要博爱众人,心胸宽厚;四要节俭、规律饮食,不贪嘴。“四戒四宜”虽然字数不多,听起来也简单质朴,实则含义深刻、内涵丰富,既有对不良行为的告诫,又有正确方向的引导。人生齐家、兴业、平天下的前提,首先是正心修身。正心修身说起来很空泛很难,实则可从一点一滴入手。如果在小事琐事上守住了原则道义,自然就能心正身修。

 

论治学

过如秋草芟难尽,学似春冰积不高。

人身上的过错如同秋天繁茂的野草一样,很难完全割除,所以人要不停地改正自己的过错;知识和学问需长期积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否则就达不到高深程度,所以做学问一定要持之以恒。

纪晓岚博学多才,睿智多谋,洞明世事,但仍不自以为是,谦虚学习,不骄不躁,确是勤勉治学的典范。

流水周圆,中抱石田,笔耕不辍,其终有丰年。石砚像农田一样水流循环,笔墨像农具一样耕种不停,勤奋著书总会有所收获。

古人视砚为田,砚是培养历代文人墨客成名成才的沃土。在铭文中,纪晓岚以水田之形的砚台为凭,将砚台描绘为农田,将笔描绘为农具,认为只要勤奋劳作,终有丰收之时,在引人遐思中披露了稼穑辛劳的付出与五谷丰登的收获之间的必然联系。

纪晓岚在文化上,很重视文学作品的艺术效果,风格主张质朴简淡,自然妙远;内容上主张不夹杂私怨,不乖于风教。除开其阶级局限外,其在文风、文德上的主张,今天仍不失其借鉴价值。

 

论交友

信中说,君子与小人很难分辨,交友时应交君子,勿与小人为伍。而比小人更恐怖的是那些伪君子。怎样分辨君子、小人、伪君子呢?怎样才能交到君子为友呢? 纪晓岚的交友是无癖不交友。纪晓岚认为,真君子大都是正直,不拘小节的,纪晓岚交友大都有所癖好,例如其本身,就有纪大烟袋之称,虽然他吸烟甚重,但他毫不掩饰,他的旷达童真也正表现在此。相反,伪君子大都掩饰自己的缺点,这样的人最不容易被人识别,也最应该加以谨慎。真君子可贵,一旦交到真朋友,便可以相互鼓励,相互学习,不像小人之间相互利用。而君子相交之中也会不拘小节。尤其文人之间,相互谈古论今,相互打趣,趣味无穷,彼此之间一笑而过,并不计较。

治人之道,忌察渊鱼;治己之道,则污垢必除。言各有当,君子念诸。

 对待别人不能太精明苛刻、求全责备,对待自己却是要有过必改;各种主张意见等等均有其合理正确的一面,大家要记住这一点。

 纪晓岚在清代官场上驰骋近半个世纪,是乾嘉时期公认的文坛领袖。虽官居高位,但做人为官始终坚持“持此以平”原则,能够公正包容、不拘一格地评价各类人才和作品,强调学术独立,所以交友甚广,其友朋知己、门生故吏不计其数,对乾嘉汉学风尚的形成起了重要推动作用。        

 

论人生观

训诸子(告诫勿恃傲慢,勿尚奢华)         

这句话虽是训诫诸子,实际上反映了纪昀的几乎全部人生观,包括看待对待自己的成功,如何对待自己的的地位,如何居家节俭,如何教育子女,如何看待农民和体力劳动。 这也是几乎所有成功者共同的观念和处理家庭关系、训诫子女的共同原则,如他认为自己能身居高位,完全是“托赖祖宗积德”,自己是“自问学业无进,天爵未修,竟得位居宗伯”,并且有种危机感:“只恐累代积福,至余发泄尽矣”。至于如何看待自己的权势,他认为要接受“世禄之家”的教训,不能因为“位高势重,生杀予夺”就“率意妄行”,告诫自己要“居恒用是兢兢,自奉日守节俭”,“戒杀修善,盖为子孙留些余地”。对于诸子,更是告诫他们要接受“前车之鉴”,“勿恃傲谩,勿尚奢华”,周济贫苦,并宜服劳。不要轻视农民:“勿谓春耕夏苗,胼手胝足,乃属贱丈夫之事”,而且将农民尊至“四民之首”,认为“世无农夫,人皆饿死,乌可贱视之乎”! 这些观点主张,表现了纪昀做人的品格和进步的社会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