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焦高质量发展

贵州紧盯关键少数

精准规范用好问责利器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日期:2020-06-19 11:18:05

黎平县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吴才贵因在经济普查工作中履责不力,造成该县存在填报统计数据不实、违反统计制度规定等问题,受到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处分;册亨县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纪检组长侬光洲因该单位违纪问题多发,履行监督责任不力,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前不久,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4起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力被问责的典型案例,再次敲响有权必有责、失责必追究的警钟。

贵州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聚焦“关键少数”、紧盯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突出问题导向、规范问责程序,通过精准问责倒逼全省各级党组织认真履行管党治党责任,激励党员干部知规明矩,干事创业。今年以来,截至5月底,全省共有59个党组织、492名党员领导干部被问责,106人被给予党纪处分。

明确流程,把准问责尺度

“拍脑袋”问责、凑数式问责,问责对下不对上,问副职、下级责任多,问主官、上级责任少等,是一些地方问责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前不久,在对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移交问题责任追究工作中,贵州某地存在不同县市问责尺度不平衡,问责多名基层干部,对市级主管部门相关责任人履职情况未予核查等问题。贵州省纪委监委在进行综合研判后,通过对该问题提级督办,纠正错误的问责导向和方式,在对该地市级党政一把手进行约谈的同时,针对性地提出整改工作建议,督促该地认真梳理整改问责工作中存在的尺度不一、程序不规范等问题。

为严格规范用好问责利器,贵州省纪委监委制定出台省纪委监委机关问责工作流程,明确问责的启动、核查、决定以及成果运用等一般性程序,并进一步明确问责中不同机关和部门的权限及分工,厘清工作职责和工作关系,加入集体会商、审核把关等环节,避免问责泛化、简单化,确保精准问责。

在具体实践中,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格按照工作流程,构建室(组)分工明晰、相互协作的问责工作机制,明确由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问责事项的综合统筹、跟踪督办,案件监督管理室、监督检查室等部门分别负责问题线索受理分办、调查核实及问责实施等。问责调查过程中,各部门通过集体研判会商,仔细分析责任落实情况、实际工作情况、具体细节情形等,推动问责落实落细落准;问责实施过程中,结合动机态度、客观条件、程序方法、性质程度、后果影响以及挽回损失等6个要件,把好问责尺度,精准运用免责或减轻问责措施。

“严肃问责,决不能谁说问责就问责,想怎么问责就怎么问责。”贵州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要负责同志表示,只有严格问责程序,以纪法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不随意、任性,才能更好地将问责的板子打准打实。

牵牛鼻子,层层压实责任

脱贫攻坚进入决战决胜冲刺阶段,贵州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围绕挂牌督战工作任务,紧盯“关键少数”,聚焦贯彻中央脱贫攻坚决策部署不坚决不到位等突出问题,将各级党委(党组)、纪委(纪检监察组)的主要负责人作为问责重点,加大对失职失责行为的查处力度。

针对少数市县党委抓脱贫攻坚力度不够、脱贫攻坚突出问题整改不力等问题,贵州省纪委监委派出专项督查组,由委领导班子成员分片包点,对9个未摘帽的深度贫困县、3个剩余贫困人口过万的县(区)脱贫攻坚突出问题整改情况进行督导,着力发现和纠正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搞数字脱贫、表面文章等行为,督促处理一批弄虚作假、作风不实的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今年以来,全省共有162名党员领导干部因脱贫攻坚履责不力被问责,其中党政一把手44人,占问责总人数的27%。

贵州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将问责与巡视巡察、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等重点工作相结合,对日常监督发现的履职不力、失职失责等问题及时处置。在对十二届省委第一至第六轮巡视整改监督检查中,全省共问责2个党组织、88名干部;针对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移交责任追究问题,全省共对201名责任人员实施追责问责。

突出实效,做实“后半篇文章”

“我们对12家脱贫攻坚业务部门开展财政扶贫资金重点督查,对101家单位财政廉政风险点、内控机制制度履行情况开展督查。”日前,三都水族自治县财政局向该县纪委监委报告了落实监察建议书要求开展整改的情况。

这份监察建议书源于对两名一把手的问责案件。2019年7月,三都县纪委监委查处了该县直机关工委原工作人员蒋良臣挪用公款案,时任该单位的两名主要负责人潘某某、韦某某因负领导责任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针对该案暴露出的财务监管不力、财务管理制度不健全等问题,县纪委监委督促县直机关工委开展“一案一整改”,深入查找制度漏洞,同时发出监察建议书,要求县财政局举一反三,加强对各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财务审批的监督管理,针对风险点制定切实可行的财务风险防控机制,完善监督制度。

为强化问责效果,贵州省纪检监察机关建立问责整改跟踪管理台账,加大典型案例通报曝光力度,针对处置问责事项过程中发现被问责地区、单位存在机制不健全、制度不完善等问题,督促被问责地区、单位举一反三,深入开展“一案一整改”,全面摸排地方和部门政治生态存在的薄弱环节,有针对性地进行整改。(本报记者 尹琦琦)